這樣算不算強暴?我男友壓上來,我很難受但「不那麼討厭」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
臉紅小編說:

單親媽媽與她的小孩談起自身經歷。那一年,她的男友違反個人意願壓上她的身體,但她心裡卻產生一絲微小的「不那麼討厭」;她當下因受暴而痛苦,然而讓她更難受的是心裡這一絲「不那麼討厭」。(和我們聊聊,妳你都可能經歷過的「親密性暴力」)

她說,這是一場不完美的強暴,她是一個不完美的受害者。

然而,這份不完美正真真切切地道出現代性教育裡的痛點。


本文經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授權

我必須先說,房思琪的故事我沒有看,事實上,幾乎所有看過的朋友都制止我:「雅淳,不要看,你無法承受的。」

是的,憂鬱症與性侵害兩方面都是。

所以我沒有要從悲傷的新聞事件開始,我要說我自己。這幾天,因為這個新聞,我之前說「以積極同意權力取代消極抵抗義務」的論點重新被拿出來討論,不過是針對學齡前兒童,在親子天下嚴選網站上發表的版本,引發了不少「如果孩子真的同意了怎麼辦?」的疑慮。

我在 TED 上的演講對於這兩個部分的討論比較完整,如果大家有興趣,請參考「性教育應該是什麼樣子」,大約在 11:00 左右開始談「如果孩子同意了怎麼辦?」。(如果不方便聽,好友幼如做了演講的逐字稿)

不過我想要更進一步地說,同意這件事,對當事人的意義是什麼?昨天我凌亂地寫下了這幾點:

  1. 是要積極同意沒錯,但我們真的有在性教育裡面教孩子要同意什麼嗎?孩子知道自己要同意什麼東西、內容是什麼嗎?換句話說,我們從來沒有教過孩子「性」是什麼。尤其是所謂私密或者隱私的部分。被觸摸了有什麼感覺?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?臉紅心跳是怎麼回事?怎麼面對初次感受性快感時的身心衝擊?可不可以正面肯認身體的慾望?不講身體感受的同意怎麼可能是真正的同意(然後我就變成鼓吹青少年發生性關係。)(推薦閱讀:是誰要的「乾淨」?青春期,被遺忘的感官記憶)

  2. 不見得是全部,但不是所有性侵害都是零快感的,但這常常是受害者最難啟齒的地方:一旦揭露,那個絕對的受害者位置就很容易受到挑戰,非但不是「完美的受害者」,可能連對事情的詮釋權都會失去。我在說的不是指控他人,而是創傷復原的部分:必須掩飾的就是連自己都無法面對的。

  3. 權力不對等不光只因為地位差異造成,包括社會對純潔女孩的要求(所以發生性關係後女孩就覺得自己低一等了)、性知識的有無、甚至戀愛中的雙方誰談過比較多次戀愛、誰比較愛誰、對於愛要用怎樣的形式表現等,都有可能造成。而這些都不只是個人因素。(臉紅推薦:女人「很想要」又怎樣?專訪周芷萱:「社會要接納性別與情慾的更多可能」)

sex

我不是一個完美的性侵受害者。這句話的意思是,強暴我的人當時身份是我的男友;在發生關係的過程中我不但沒有激烈反抗,甚至會配合對方的要求;這不是我們唯一一次性關係;我因為首度理解「身體被別人碰觸」的感覺張惶失措。

尤其是最後一點:我因為首度理解身體被別人碰觸的感覺張惶失措。

下面這些真的好難以啟齒。就算我這麼公開遭受性侵的經驗、這麼公開憂鬱症的經驗,這仍是,不管是公開或私下,我第一次講出這部分的事。

我總說我的第一次是被設計的,因為他利用他媽媽不在家的時候硬推我上計程車去他家,然後就照著某種異性戀性愛腳本「奪走」了我的第一次。

是這樣沒錯,但沒有過性經驗、沒有性知識、對於性的想像還是來自教科書制式的保護說法的女生,根本不知道所謂的性愛腳本是什麼。最後當事情發生,她會被責難「為什麼這麼傻」、「為什麼不抵抗」、「為什麼要讓自己陷入這種處境」。

為什麼?因為對於會導向「被強暴」這個結局的過程到底實質上是什麼,她毫無所悉。

好,我要咬緊牙關寫出來。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分享到 FB
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
Thumb 7da4ee05f99574c9
臉紅小編

May 01, 2017
分享到 FB
繁體 | 简体

? ?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