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聲說「我喜歡上床」!喊出內心話,高潮來更快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
臉紅小編說:

「性的厭惡感」是日積月累的現象,若從小社會與外界給予你對於性的反射反應就是「羞恥」、「厭惡」,往後你對於性的直接聯想就會有很大的厭惡感,而這樣累積的結果當事者常不自知。對「性」要保有健康的態度,應從對於性的反應與教育做起,讓性是健康正常且必須的存在。

當別人「討厭」你的「最愛」

厭惡感的另一種功能是社會情緒,也就是人類會透過判讀周遭人群的反應,學習世上有哪些噁心的面向(也包括自己的身體)。例如,當照顧者面帶厭惡地看著玩具,小嬰兒就會選擇避開。(推薦閱讀:屬於女人的小秘密,5步驟展開情慾性幻想)

可想而知,厭惡感會因為情境不同而有所改變,更明確地說,當人處在性興奮狀態時,比較不會對性相關的事物感到反感;而相較於男性,女性更能敏銳察覺到已知的厭惡感,尤其在性愛方面更是如此,雖然真正的原因尚未釐清。

我們可以從一個人的一生中,看出厭惡感的學習過程是如何經由一個個階段展開。為了方便討論,現在請想像有一對同卵雙胞胎姊妹,在出生後便分隔兩地,2 個小女孩的名字分別是潔西卡和泰瑞沙。

當潔西卡和泰瑞沙大約 5、6 歲時,習慣用午睡時間在房間自慰。(如果你發現自己對小女孩自慰的畫面產生厭惡——迴避反應,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明的現象!)

有一天,潔西卡用午睡時間在房間自慰時,家長走進房間並撞見她把手伸進褲子裡,大人因為不自主產生厭惡反應而想要閃避,於是出聲阻止:「不准這樣!」(推薦閱讀:享受性的美好!高達七成台灣女性有自慰經驗)

同一天,在另一個家庭,泰瑞沙在自慰時,家長也走進房間並撞見她把手伸進褲子裡,不過這位家長冷靜地說:「我們等一下要去阿姨家,趕快穿鞋。」

潔西卡的大腦學會把大人表達的羞恥與擔憂(減速器),和她在遭到責罵時感受到的各種性興奮(加速器)連結在一起。

相對的,泰瑞沙的大腦並沒有學會上述的連結,雖然她的性興奮過程被打斷,但並不是完全遭到遏止;泰瑞沙的加速器停止運作,不過這並不表示減速器因此開始作用。

這類單一事件也許不會造成長遠的影響,如果沒有其他類似事件加深印象,潔西卡大腦內的連結就會崩解。

現在請想像潔西卡和泰瑞沙的生活經驗一再強化各自的模式,於是 20 年後,在潔西卡的大腦中,性興奮連結至壓力、羞恥、厭惡和罪惡感;而在泰瑞沙的大腦中,性興奮連結的是愉悅、自信和滿足。

猜猜看誰的性生活比較美滿?

潔西卡對於引起性慾的感官刺激,會有衝突的感受:同時覺得愉悅……又覺得不可以。但她卻不清楚為何自己會在性興奮時,感到罪惡、羞恥、沮喪,或甚至身體上的痛苦。(推薦閱讀:「生心相連」的性關係,要從「心」來解)

對減速器特別敏感的女孩而言,單一事件可能就足以在性興奮過程中種下心結;不過對大部分女性而言,負面訊息得要經過長期累積才會在性反應中生根,而且基本上只有反性文化才可能促成這種長期累積的效果。

換句話說,負面訊息隨處可見。

通常厭惡感都是透過難以察覺的方式根深柢固,但有時候發現明顯的負面訊息並不是難事。我曾經和一位老奶奶聊過天,精確地說,這位老奶奶可是從事性教育的狠角色和南方美人,她和我分享自己在青少女時期的經歷:她在門廊和男友親熱之後走進家裡,母親卻毫不掩飾厭惡之情地對她說:「你剛剛在外面做什麼?那簡直是在上床!」

接著這位 60 多歲的老奶奶告訴我:「我花了好長、好長的時間去了解,為什麼我和先生上床的時候會那麼焦慮,是一種覺得噁心的焦慮,最後當我終於想通是怎麼回事,我大概生氣了 10 秒,然後我只覺得真是替我媽感到難過。」(推薦閱讀:性生活有多重要?男女真心話大揭露)

接著老奶奶繼續說:「現在我在教會當健康教育老師,我直接大聲說:『我喜歡上床!』我想要讓大家知道這不是壞事!」

我實在太愛她了。

性教育學者的基本信念就是:「千萬不可以討厭別人的最愛。」不過既然無法得知每個人的最愛是什麼,我們基本上會接納一切。性教育學者明白厭惡感是一種社會情緒,也明白學生已經接觸到太多對性愛表達厭惡的人。

這也是為何在成為性教育學者和性行為治療師的訓練過程中,包含了大量接觸性愛相關的事物,用意就是要將這些工作者自身的批判心態、羞恥感和厭惡反應降到最低,如此一來,不論學生或客戶走進房間內說了什麼,我們都能以開放且中立的態度回應。

這類專業人員的訓練通常是以「性態度再次評估」(Sexual Attitude Reassessment)的形式進行,訓練時間為連續數日,涵蓋價值觀釐清練習以及客座專業小組與演講等活動,外加(就我個人的經驗)觀賞各式各式樣的色情片,不論是多樣性、激烈程度和創意都令人大開眼界,觀影結束後則要反思與解析自己對每部影片的反應。(推薦閱讀:當皮鞭遇上野獸!揭開 BDSM 的異想世界)

除非你想要成為性教育學者,否則沒有必要接受這類訓練。目前你只需要開始觀察,日積月累的厭惡感是如何阻礙自己的性愉悅,並且判斷這種厭惡感是否應該繼續存在。自己和伴侶的性器官或體液、自己的肌膚與汗水,以及身體的氣味,這些都是人類性經驗中健康且美好的元素,當然也是再自然不過的產物,而會不會因此感到噁心,其實端看你的選擇。

研究顯示,如果女性經由學習而對性愛產生厭惡感,不僅會導致性功能障礙,也極可能造成性疼痛障礙。

本文節錄自《性愛好科學:掙脫迷思、用自己的方式高潮》

《性愛好科學:掙脫迷思、用自己的方式高潮》:購書連結

性愛好科學:掙脫迷思、用自己的方式高潮

探索自己的性,掌握自我情慾

〉〉從撫摸開始認識妳的身體,找回身體的自主權

〉〉每個女人都該知道!關於自慰的五個好處

〉〉多久沒約自己做愛了?自慰前需要的五個前戲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分享到 FB
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
Thumb eb0d5ef78e839e87
臉紅精選

臉紅小編精選情慾及身體好文,讓我們找到自在與自由的談性空間。

May 17, 2017
分享到 FB
繁體 | 简体

? ?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