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拉子札記/Taboo】嗨,游離在迷幻城市的 T 們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
臉紅小編說:

波本的拉子札記,在拉子版上沉浮的每個夜晚,與一個個 ID 擦身而過又各自過活,這迷離迷幻的城市夜色裡,今夜,隨著慾望帶你起伏,感受情慾穿梭地放縱,若是能與你柔軟深邃的身體邂逅,情慾流竄又有何所謂。

[自介] 撫摸是介於痛跟癢之間

關鍵字:不分偏P/二十幾歲/不漂亮/台北人。 我想要妳是一個柔軟的人,想要妳眼裡一個朦朧的夜晚; 我想要妳是一個自由的人,厭世一些沒關係不要太正向; 妳不需要包容我的厭世,妳只需要給我一個恆定的錨就好了; 想找 T,二十到三十歲間,可以的話我們找個晚上見面吧。

雖然妳並沒有刻意為之,但是,每一次和陌生女孩的見面,總是在一個煙雨迷濛的夜晚。批踢踢拉版上好幾次的站內來回,也許妳發了自介,也許她回應了妳,妳們在純然漆黑的站內信中來回,有一些人會進到明亮的 line 介面,有一些人則不,寥落的語言中逐漸失去溫度,從此,她的名字便成為版上一個不陌生的 ID,妳們還是在符碼與圖像中浮沉,偶爾碰撞。(推薦閱讀:神秘的「拉拉氣息」?四招小心機,讓你嗅出她的性感)

在捷運出口,那個塞著耳機低頭的女生正等待妳,將妳們聊過的文字定義成實際的模樣。妳們相認,她勾起唇邊的弧度,為妳撐起傘,妳勾著她的手走進夜晚濕潤的街道。那一段漫步的時間,如今回想起來也非常潮濕,像妳們偶爾交疊的肌膚,正在沒有人看見的居所緩慢融化。拓拉在積水中的路燈彷彿被折成很小很小的手帕,安適妥切的放在口袋中收好。

柏油路透亮起來,細碎的光線在腳底踩出晶瑩的聲響,細雨落在水漥的聲音和她身上的香水味,至今妳都難以忘懷。

那是妳第一次踏進傳說中的塔布。塔布是一個聲浪強烈燈光幽微的地方,那一天人並不多,但眼前所及都是一般定義中的 T 們。她們的胸部平坦,頭髮俐落至耳上,穿著貼身襯衫,多半抽菸,在黑暗中顯得光鮮亮麗,隱隱約約有一股寂寞的狩獵氛圍正在散逸。如果在酒意微醺中忽然抬眼,偶爾妳會錯覺瀰漫在邊緣幽暗的空氣裡的,都是游離其中的俊秀少年。(推薦閱讀:噢,妳也在這裡嗎?那些我曾邂逅過的 T)

而妳們並未加入舞池的扭動和撫摸。妳們固守在角落,讓這些陌生的海浪將妳們包圍。因為過度激情的音樂聲,妳們靠在彼此的耳朵邊說話,那微微的耳鬢廝磨在失去感官的空隙間,有一些略為曖昧的語言正在顫抖,妳知道自己靠近的時候她簡直可以觸摸到妳笑起來時候的弧度。她的手滑向妳的大腿,而妳佯裝無知,歪著頭接近她低下臉凝視妳的目光。妳靠在她的肩膀上,手指滑過她的手臂,知道妳們喜歡彼此,知道妳們的身體正在彼此欲求,但是沒有人想率先說破這件事。

所有指南守則都說,不能讓初次見面的人替妳拿飲料,或是喝別人碰過的杯子。妳並不懂得酒的種類,於是在她的唇即將碰上妳的臉頰的時候,妳指著斜對角那個瘦長 T 前面那杯湛藍色的酒,跟那個女生說,我想要這個。妳多麼清楚自己是一個容易被華美浮誇的顏色吸引的女子,哪怕還不知道她能不能包容妳的厭世,還不知道她能不能給妳那個恆定的錨,這個夜晚,妳都暫時覺得無所謂。(推薦你看:【拉子札記/頭髮】妳的身體是夜色裡潮濕的迷宮)

於是妳看著她的背影,知道那杯藍色飲料就跟她的眼睛一樣,有一些餘波尚未了結。至少今夜,在只容得下妳的眼神中,妳們可以成為彼此想像中,夢裡擁抱的那一副深邃柔軟的身體。

sex

拉子札記裡的耳鬢廝磨

〉〉【拉子札記/雨衣】如果妳是我的海洋,我願意為妳耽溺

〉〉【拉子閣樓】妳曾抵達我心臟的邊緣,把回憶留下

〉〉【拉子札記/機車】我的後座青春,愛上一個注定分開的人

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
分享到 FB
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
Thumb 7f431c0f482f7c5a
波本
May 08, 2017
分享到 FB
繁體 | 简体

? ? ?